就语文的江湖和门派与张玉新老师问答

就语文的江湖和门派与张玉新老师问答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士友,最好不提江湖!也不必说杂草!只说百花园中有一朵明丽的花,可好?

玉新老师好,同意你的说法。但愚以为语文是艺术,江湖有门派,是艺术必有门派。门派没有高低,江湖也不含贬义。门派不是隔膜,是为了把共同的价值观发扬光大,方能百家争鸣,丰富江湖。而理科很少有谈门派的,大概因为他们共同价值取向相当。

杂草,语文的江湖里从来不缺。但这十位名师绝对不是,我也没有资格说他们是杂草。相反自己倒更像杂草,杂草虽有杂草的美丽,但若春生秋死,明年复来,每年如此,其又如何?望明鉴。

江湖是有特定含义的,每当提起语文的江湖,给人感觉不爽。我无意评判十位之中有否杂草,但见仁见智,可有肯否,不必细较。门派更是江湖,且门派的尺子太富弹性。前阶段曾看到王栋生先生写《慎谈“苏派”》给人很多启发。

我之前看过此文,刚才细看一遍,每每折服于吴非老师的犀利观点和见解。读来有鲁迅的感觉,言别人之未言或不敢言,是民族教育的脊梁。

江湖若与庙堂相对,正是语文生命力之所在,似与吴非老师用意异曲同工。江湖若指各种行当的骗子,各学科中似乎语文老师最不幸。江湖若指绿林武侠,似乎几十年教改来语文学科最风起云涌,旧浪新波交替,各种盟会不断,时不时聚义研讨。

当然真正的大师一定是超越门派之上的,但几乎所有大师早年都有师承。门派尺度大不大无关紧要,关键是人要与时俱进有长远发展的眼光。门派不是聚集在一起打到谁,而是把共同的理念发扬到最大,如能传承百千年必是极品,如少林武当,如毁于瞬间,那只证明不合时宜。门派的师承不是誓死排斥他人,相反是在此门派中见识更多的东西,以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门派相对于个人,正如鲜花之于杂草。门派最大的作用在于规范,在于体系。如若进玄门正宗且能发扬光大,未尝不是美事。如若进歪门邪派,那另当别论。当然不论进哪一派,如不能有包容天下的气度,凌于浮云的眼光,终究凡夫。

玉新师和吴非老师一样,已达到一定境界,自然不为浮云遮望眼,慎谈门派,这是气度和修养的积淀。我赞同你的立场,我也表达我的观点。玉新师明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言而引出若许言……

附自己感想:

语文来源于江湖,或者说语文的生命力在江湖。喜欢 “江湖”,有一种野趣在里边。江湖给人一种清澈澄明的纯净,江湖给人一种放浪天地的自由。或者说江湖与庙堂相对,所有的“语文”几乎全来自江湖,庙堂之文早已束之于高阁,沦为蛀虫的食粮。而江湖之文却妇孺皆唱,流芳百世。屈原进了江湖才有了《离骚》,柳宗元进了江湖才有了《永州八记》,苏轼进了江湖才有了赤壁之佳作。江湖是语文的圣地,语文离了江湖将不复生命。现在的语文就是进了庙堂的供品,基本已沦为附庸,几近灭亡。

为什么要学语文

                  

                    为什么要学语文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153000

 

新学期的第一课我要首先告诉你们为什么要学语文,因为如果这个问题都搞不清楚,那么这三年的语文课学习注定浑浑噩噩而毫无收获。下面听我给你慢慢讲来。

 

要弄明白为什么要学语文,我们得先明白语文是什么。语文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既然叫语文,那就姓语名文。姓不可改,故语言文字是语文的基础,也是人们沟通交流的应用手段,这是语文的工具性。名字就是内容,文就是文章。我们呢要通过阅读文章上升到文学的层次,来懂社会人生,来学为人处世,来悟修身养性,来品文化现象,来修道德情操……总之一句话道德文章,这就是语文的人文性。由此来看语文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统一的一门学科。在所有的学科中只有语文是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的学科。

 

为什么要学语文?因为语文首先是语言。语言是人类存在的家园。不仅是人类,就是动物也是如此。虎啸狮吼狼嚎都是语言,都是对同伴发出的交流信号,没有了它就没了动物群体的繁衍生息。语言对人类尤其重要,因为人是群居动物。群居就要协作,协作必须交流,交流就要语言。不要以为我们的家园是别墅茅屋或高楼大厦,那些不能称之为家,充其量只能被命名为身体寄居地。人的高贵就在于灵魂,语言恰恰是高贵灵魂的显现。如果没有语言的沟通交流,你可以试想一下:一个家庭中夫妻二人整日无言以对,那必是离婚的前兆;如果一个城市,市民道路以目从不说话,你会觉得每个人心中都心怀阴谋,这个世界将会恐怖冷漠,又怎会有丝毫安全感?即使有住处,你惶惶不可终日,又怎么会有家可谈?最明显的就是我从上海区杭州旅游,火车上一群南方人用当地吴方言交谈,我一下就被抛到一个地窖中。不知他们在谈什么,就没有安全感,就会惶恐焦躁。所以推广普通话绝对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它的功绩就像统一文字一样伟大。

 

其实即使都说普通话,读书人和农民的交谈方式也是不一样的。都说汉语,你也可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修辞,歇后语,成语,谦敬词,典故和诗词的化用等等。

比如:

1、这杯啤酒很德国。

2、嘚瑟吧,我看你是屎壳郎拴鞭梢子上。

3、唉,我已是涸澈之鲋,老兄就不要嘲笑了。

4、语文为我钟爱,为语文教学献身九死不悔,心首不惩。

5、令媛果是闭月羞花,犬子恐怕早已寤寐思服了,还希望我们两家早结秦晋之好。

 

为什么要学语文?因为语文是我们的母语,是汉民族优秀文化最集中的体现者和传承者。母语就是母亲说的话,如果语文都学不好,不仅仅是我们没有听妈妈的话不是一个好孩子,恐怕是我们不知不觉中脱离了母亲的怀抱,成了孤魂野鬼。龙应台曾经说过,外语只是工具的语言,母语是灵魂的语言。母语是我们的根,我们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但我们死去的时候应该是幸福的,因为我们在这里得到了认同。什么是认同?东北人一提小鸡炖蘑菇就是认同,山东人一提煎饼卷大葱就是认同,四川人一提火锅麻辣烫就是认同。同样,当我们都说着汉语时,我们就被认同。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共同向前追忆五千年,我们才可能一起读懂“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我们才可能全民族为了一个共同的“中国梦”而奋斗。因此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学习去继承去弘扬。

 

为什么要学语文?因为语文天生美丽,饱含诗意。在语文里你可以获得心灵的愉悦,你可以让情操陶冶,你可以安心自由。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过,人应该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语文就能让你在这个物欲横流喧嚣浮躁的世界里,找到一方宁静的土地,诗意的栖居。

 

语文是美丽的。语文的世界里有先秦诸子的教导,有魏晋名士的风骨,有唐诗宋词的的豪迈和婉约,有明清小说的世俗和人生。在这里你可以陪着徐志摩在康河的柔波里漫溯寻梦;你可以和朱自清一起散着步欣赏那月色下静谧的荷塘;你还可以和郁达夫独坐小院里品味那故都的秋天。当然你可以打通古今穿越到古代。问问屈原为什么就不愿“哺其糟而其醨 ”而非得“举世皆浊我独清”?问问陶渊明面对今天100多万公务员考试大军,他为什么就非得“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还可以问问杜甫他老人家为什么连饭都吃不上,却依然还想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到底动力何在?当然我更希望你们学会孔夫子的自嘲与坚定,学会苏东坡的旷达和乐观,学会鲁迅先生的思考与批判。语文很美,在这里你会学到很多很多,她也会让你改变很多。我曾经到今天一直都幻想着有一天能在每个有阳光的午后,泡一杯淡茶,坐在窗前,捧两卷诗书,徜徉其中。我也曾幻想着在某个深夜,独对一盏青灯,细细品读,不时还有妻子的红袖添香。但是安逸决不能轻浮,语文天生美丽也让我们美丽,我们要更坚定的让人生美丽,让国家社会美丽。

 

    语文教会我们的还有道义。明朝忠臣杨继盛曾说“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同样,读妙笔文章更要敢担负道义。学语文就是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做一个“气有浩然,学无止境”的真君子。

语文的精髓

                 语文的精髓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摘要:语文是我们民族的瑰宝,是传承我们民族文化的清渠。我们很有必要去弄清语文的精髓。语文的精髓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矛盾的地方就是文章最精妙最值得品味的地方和以“少”来表现“多”,在有限中包含着无限。

 关键词:矛盾,莫名其妙,以少现多 

语文,我一直更愿意把她当成艺术而不只是工具。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充满了想象和灵性,她总是给我们带来神奇变幻和瑰丽多姿。人类的学问不管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科学到最后的终极形态都是哲学,其表现形式就是用最简洁的话语表达最深奥的思想。我想语文的精髓也在于此。 

前段时间讲哈三中高一期中考试的社科类阅读王朝闻的《莫名其妙与真妙》,对此感悟颇多,我个人认为这篇小文章深现语文之精髓。

 

通过读王朝闻这篇文章,我发现作者要阐述的主旨就是,优秀作品中莫名其妙的地方就是作品真妙的地方。莫名其妙,说的明白点就是难以理解,说的复杂点就是明确又不明确,说的直接点就是矛盾。一篇文章中作者怎么会出现矛盾的地方呢?矛盾,在我看来恰恰是解读作品的一把钥匙。比如说《再别康桥》中“悄悄是别离的笙箫”一句,笙箫是乐器,怎么会悄悄呢?这不莫名其妙吗?这不是明显的矛盾吗?可我们分析一下就发现:别离,按说是要唱离歌的,可是这里奏离歌的笙箫却是悄悄。为什么?因为诗人对康桥无比的留恋,舍不得离开。现在要走就更不能吵醒睡梦中的康桥,以免惊醒康桥后,康桥挽留自己,自己更难以离开。分析到这,我们发现虽不合常理但合常情。我们就发现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啊!我们分析了这一个矛盾,就发现了原来诗人与康桥之间竟有如此深厚的情感。这样的词句正是苏东坡所说的“妙语嚼方得”。

在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让学生分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句看似矛盾的话妙在哪?我班潘耀阳同学举了《兰亭集序》的“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和《赤壁赋》里的“物与我皆无尽也”两句话。她说前者可以注解“色即是空”,后者可以注解“空即是色”。前者偏向唯物,后者偏向唯心。她的分析让我感到很妙。王羲之提出这个观点的前提是“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显然在这里王羲之认为活的长和短是不一样的,他是渴望活的长久,可是又因为自己对自己的生命长短而无能为力,而且都得死亡,到尽头都是空。而苏轼的观点得出前提是客人提出了“孟德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的生命困惑,苏东坡从“变与不变”和“取与不取”连个方面来阐述的。到最后得出了我与物无尽的答案满意收场。潘耀阳总结的一句就是“总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其实自己什么都没有”,但未免太悲观了。我想倒过来说“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其实自己什么都不缺”。前者是王羲之,色即是空;后者是苏东坡,空即是色。

 

王朝闻在文中还提出一个观点:文学艺术作品往往通过“少”来表现“多”,在有限中包含着无限。正如他所说优秀作品是通过瞬间描写来概括生活的,而不是通过直接记录各种行为来注解生活的。我们经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第一句是说艺术和生活一样,第二句是想强调二者又不一样。重点在不一样,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说“艺术低于生活”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明白艺术大还是生活大。显然是生活大。那么怎么才能用小的艺术来表现大的生活呢?作品的篇幅是一定的,显然需要瞬间描写。世间万象是无穷的,显然需要概括。所以优秀的艺术作品必然是从个体中得出一般,从特殊中得出普遍。要做到这一点,艺术家就需要遴选材料然后运用自己的艺术思维重新增删组合。比如达·芬奇要画《蒙娜丽莎》,他可能观察过很多个妇女的很多种微笑,也可能他最倾向的那个模特笑的时候漏了三颗牙,当然还有很多可能。但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却只是轻抿嘴角笑不漏齿的,这肯定是达·芬奇加入了自己艺术想象的成分。从而使得蒙娜丽莎更能代表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地区的女性美。同样,白居易的《琵琶行》中在描写自己江州的住所是写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难道他的住所周围全是黄芦苦竹,整日听的全是杜鹃猿鸣吗?显然不是。作者在选择这确定的象的时候是经过自己加工的,从而使得它们能更好的为作者的思想或情感服务,也就是以确定的“少”来表现不确定的“多”。可见,作者的艺术语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语文就是这样,她在让我们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无尽的审美愉悦,在看似短小的篇幅里却蕴含着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深邃与宽广。我们应该好好地继承与弘扬这种精髓,在方寸之间品味她的万千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