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有素质”的背后

 


   


                       地铁上“有素质”的背后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重庆地铁一号线里一位疲惫的农民工,因为衣服脏而蹲在座椅旁不坐。相反有一些一上车就吵吵着让年轻人让座的倚老卖老者有素质多了。


 


   评述的观点:有素质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什么?


 


    图中的两位农民工的所为,让我既感到神圣又感到可悲。我真想问一下;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是国民真的素质提高到这种地步了吗?那背后的心理动机是什么呢?


 


    我想他们肯定是曾经坐地铁有过因衣服脏而被人呵斥过的经历,或者曾经坐座位遭到了别人鄙视的目光,或者他曾经见到过从他座位边站起的爱干净的小白领,或者他曾经看到过别的农民工遭到过类似的境况……总之我就是不愿意相信他们的素质这么高。这不乏弘扬社会正能量的积极作用,可是我不愿让这背后的沉重被一句所谓的“有素质”的光环所掩盖。


 


    今天,在这个城市化进程高速发展的阶段,是谁让一座座大楼拔地而起?是谁让一条条高铁风驰电掣?又是谁让地下隧道跨海穿江?答案只有一个:农民工。是他们在默默的付出撑起我们的一切,可是我们谁又关注过他们疲惫的眼神,微薄的薪水和内心的愿望?我们没有,甚至我们都没有让他们感受到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意识。这是社会的悲哀,也是我们人情的淡漠。他们撇家舍业的来到城市,他们卑微的低下了原本高贵的头颅。他们处处谨小慎微,生怕惹怒了那些娇生惯养又拿着法律的大棒动不动就讹人的阔少洋太。说的难听点,他们都赶不上城市里那些随便乱跑的牲畜,至少它们在乱逛的那会,获得的心灵的自由而不用去想后果。


 


    所以,孩子们,当你们明年的这个时候,也穿梭在“北上广”的公交和地铁上时,如果看到了类似的情况,请你一定走过去温柔而洪亮的对他说:大哥(大姐、叔叔、阿姨)请坐,这是你应该享有的权利,弄脏了,我们给您擦。这不是要显示我们自己多有素质,要赢得多少掌声,我只希望你们未来的中国的希望,能传递一种文化,留下一路温情,从此让所有的公民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幸福。


 


    有一类人很可恶,就是有些倚老卖老者,在公交或地铁上经常理直气壮的让年轻人让座。我想问:凭什么?就只凭尊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一条吗?那你把年轻人纠起来就给耳光算是爱幼吗?今天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顶着多大的生存压力在伛偻前行,你们知道吗?在单位得不到领导赏识,有了委屈找不到人安慰,上班忙业务,下班挤公交,回家还要做饭、奶孩子、照顾老人……你们可倒好,悠哉了一天了,上车还想找人让个座。不想想,如果没有年轻人的纳税,你们能有这么多的养老金吗?孔子说:“老而不死是为贼”未免苛刻,但是“老而无德不死是为贼”应该没什么毛病吧。在要求年轻人有素质的时候,自己也要有素质。


 


    我想当每个人去设身处地为别人想想的时候,当自我感觉应该让自己有点素质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民族不用在天天把素质挂在嘴边的时候,就是素质之花处处开遍的时候。路虽长,只要努力,此岸即彼岸。

高考语文改革之我见

 


                             高考语文改革之我见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2016年北京高考要进行改革,改革的方式是各科分值的重新权衡。据悉,语文将由原来的150分提高到180分,英语将由原来的150分下调到100分,余下的20分加入到综合科目。消息一出,举国哗然,各路高人莫衷一是,争论之声不绝于耳。


    据网上调查结果,支持高考语文加分的占到80%左右。看来这项改革,还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心声的。有些人,尤其是一些语文老师天真的以为语文教学的春天来了,真的是这样吗?


    现行的高考制度,自“文革”后到2016年改革,可以说正好四十个年头。为什么实行了四十年,被认为是公平合理的高考制度怎么想起来开始改革了呢?而且首先拿语文和英语开刀。这仅仅是谁加点分谁减点分的问题吗?这两种语言争夺的背后,其实是两种文化:汉文化和英语文化的抗争。这个改革前提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高,反过来说,中国的经济的发展和国际地位提高也要求我们要尊重和弘扬自己的传统文化。

    我是十分支持给英语降分的政策。江苏的高考改革中,英语变成了等级考,我更赞成。三十多年来,我们为了和外国接轨融入世界,我们开始了全民学英语的热潮,每个国人都以能吐两个英语单词为时髦。说白了,这是经济落后的情况下,一种崇洋媚外的哈巴狗姿态。英语作为一种外来语言,很多中国学生学起来很吃力,尤其是农村的学生。从初中到大学毕业的十年时间里,英语耗费了我们多少国人学子的青春。尽管如此,我们的学生又有几人能用英语交流呢?我们的哑巴英语学得就像哈巴狗一样,只会“汪汪”几声,而那帮鬼子根本就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得不偿失。

    作为一种工具性的语言,外语可以让我们和外国人交流,扩大我们的视野。但是,中国目前的这种学英语的方式是既费时间又没效果,熬白了多少英雄少年头!我们这么多青年学生的青春谁能买的回来。我不反对学外语,想学的人自然会学好,没有必要一刀切。到外国学三个月抵得上中国学十年,为什么不换种方式学呢?

     最可怕的是,英语作为西方的一种殖民手段正悄然地把我们俘虏,我们的传统文化正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哭泣。母亲别哭,我们正在为你把泪水拭去。高考语文增加到180分了,你以后再也不用伤悲了。真的不会伤悲吗?

     我作为一个工作在一线的语文教师,我没有那么盲目的乐观。我认为学生的语文学习不会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就算增加到200分。我认为这是由我们每个学生的语文水平和高考语文卷子的评价机制不科学造成的。高考是选拨性考试,如果所有人考得语文分数都差不多,那又有什么重要呢?因此就有人提出这30分考什么的问题。考什么才能让语文受到重视呢?基本观点三个:增加一个小作文,考表达能力;增加字音字形的考查;增加对传统文化经典的考查。那么是否真有效呢?

    我认为增加小作文考查,收效最微,简直就是浪费这次改革机会。学生的表达能力不会有什么提高,所不同的只是学生在考场上多写几百字而已。这是由于我们今天高中语文的作文教学模式和高考作文阅卷的评价机制决定的。要想有所改进,首先必须从阅卷评价机制撕开一道口子。让高考作文阅卷人数是目前的五倍,阅卷不再追求速度而重视作文质量,让作文的分差拉开距离,才可能有一线希望。

    增加字音字形的考查,我是十分赞同的。这是汉语言最基础的东西,如果学生对这些东西都云山雾罩的话,又遑论语文学习?增加对经典的考查是一个好想法,但是传统经典浩如烟海,操作性不是很强。福建省在这方面已经做出探索,其形式可以借鉴。

    高考语文加分固然是好,但是要理解改革的初衷,利用好这次机会把语文从“小三儿”的地位扶上正室,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要走。路还长,村子还远,我们都在路上……

也从临川二中弑师说起

 


                  也从临川二中弑师说起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153000


 


  临川是江西省乃至全国出名人最多的地方之一,出过王安石,晏殊,晏几道,曾巩,汤显祖等众多历史文化名人,可谓是“光照临川之笔”。临川二中是江西省最好的高中之一,每年清北生数量占到江西省的四分之一左右,可谓“唯赣有才,于斯为盛”。然而就在这样文化氛围浓厚的地方,却发生了弑师这样的惨剧,岂非绝妙的讽刺?呜呼哀哉!


 


  在今天这个 “科教兴国”的战略指导下,在盛世和谐的 “中国梦” 里,出现了这样弑师的惨剧到底是谁之过?社会的高速发展,强大的竞争压力,在面对高考这个相对公平的起点时,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使足了劲的向成绩杀将过去。学校为出成绩压老师,老师要出成绩压学生,学生为出成绩压自己,层层的压迫让学生最后身心崩溃,就导致了现弑师这一惨剧的发生。这是当下教育的大失败啊!教育如果连人都没育好,遑论其他?


 


  我一直弄不明白那个学生为什么要把屠刀举向自己的老师?他真正的动机是什么?就算再有什么深仇大恨,如不是不共戴天之仇,我想都不应该吧,更何况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大仇。我分析有两点原因,第一是学生的抗挫折能力太差。不就是老师管得严格点,自己忍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吗?我们的学生抗挫折能力居然这么差!如果是这样的脆弱,那么走出社会后将要面临的压力和挫折将有千千万,他又该如何面对?有一天他会不会承受不了压力,而拿着刀满大街乱砍人呢?我们的教育的成绩就是这样的结局吗!第二,我们现在学校中老师和学生的位置已经发生变化。学生不会拿出对待师长的态度来对待老师,与此相对,老师也拿不出像爱自己孩子那样的爱来对学生。在市场大潮的拍打下,学校变成了商场,老师与学生之间成了售货员与顾客的关系,两者之间一锤子买卖,再不是曾经的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了!教育经过了三十年的发展,教师地位刚有所提升,现在又每况愈下了,教育悲凉啊!


 


  我们的民族是有着尊师重道的优良传统的,从万世师表的孔夫子开始,经孟子,荀子的提升,使得老师有了很高的地位,以至达到了“天地君亲师”地步。当我在课堂上说学生杀了老师的新闻时,学生的居然有点抑制不住的高兴。当我在黑板上写下928日时,居然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日子。自己民族教育的失败啊,自己对自己的侮辱啊。我们把自己的伟大文化踩在脚底不闻不问,我们不再尊师重道,所以我们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英国的撒切尔说过一句话,中国不可怕,因为她的文化力量还没起来。我就纳了闷了,我们五千年的华夏文明怎么就没力量?那又是谁给压下去的呢?中国的的经济发展速度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可比拟的,我们用了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就把经济搞到了世界第二的位置。但是中国的文化遗忘速度也是举世无双的,我们把自己祖宗的一切精华弃之如敝履,甚至到了羞于拾起的地步?愚蠢啊,悲哀!我们不尊重自己的文化,其他人却视之如宝。韩国成均大学每年928日都要举行祭孔大典,孔子的名言已经高悬于联合国大厦,美国有一百所大学排队等着发展孔子学院。如孔子泉下有知,我真不知道他是喜是忧。


 


  一个真正的强国必定是经济和文化两者都发达的国家。钱买不来人心,文化却能聚拢人心。我们的经济虽然世界第二,但 那其实是浪费资源消耗人力换来的,我们是在竭泽而渔的发展,我们后面的发展可能会举步维艰。什么是文化?文化是美国大片,是法国香水,是意大利时装,是欧洲足球,是美国NBA,是日本动漫,是韩国电视剧,是情人节,圣诞节……这样的文化输出是一本万万利啊,我们今天的中国人脑海里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你们能告诉我吗?!


 


  民族自信心的提高,民族荣誉感的增强,这些应该是建立在民族传统文化的复兴上,复兴的根基在教育!我们用三十年走到了经济大国,我们用一百三十年未必能变成文化大国。这个重大的任务在你在我在当下,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像爱钱一样去爱我们的文化的时候,我想我们的民族会更好。革命刚刚起步,我等要全力以赴啊!


 


  当每个人都来关注传统,尊重教育的时候,我想这样的惨剧将不复存在,我们实现 “中国梦”将指日可待!

最是平正占风流—-我评《中国好声音》

 


 最是平正占风流


                  —我评《中国好声音》


    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自去年夏天登陆以来,以公平的选拔态度、导师的专业评审以及学员的励志故事迅速赚足了收视率,同时也捧红了一批学员。此外由于《中国好声音》的强大影响,国内也先后窜起了一批模仿《好声音》的音乐选秀节目,不仅如此,由《中国好声音》引起的一个个冠以“中国好xx”的名称也遍布了中国的大街小巷,由此足见《中国好声音》的影响之大。


    自去年成功的举办了第一期之后,今年又在汪峰、张惠妹两位导师的加盟之后强势来袭。坦白说这四位导师的乐坛地位和专业素养,我个人认为都还不错。“那张鱼网”组合也继续沿袭了上届的规则把好声音搞得风生水起。前面的抢人环节我就不多说了,值得一提的就是汪峰由于太过于正经或还不太适应,娱乐细胞不是那么强,以至出现了前三期都没抢着学员的尴尬。可我要说的就是汪峰的成功逆袭和考核赛中的华丽绽放。


    今年的考核赛已经全部结束。四场看下来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可是汪峰的考核赛给这个沉闷浮躁的夏天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总体感觉那英像皇太后,汪峰像士大夫,张惠妹像贵妃,庾澄庆像皇帝。简单评价一下:那太后的考核赛太过于粗糙,张贵妃的考核赛太过于做作,庾皇帝的考核赛略显夸张,只有汪夫子的考核赛平正清新,给人一种思考和感动,真正的做到了音乐给人的强烈的审美感受。


    简单的说,中国好声音为什么受到如此追捧?因为它填补了大众内心渴望“公平”的空白。汪峰为什么会华美逆袭?因为他坦诚睿智不事张扬却又引人思考的音乐风格在这个浮躁包装的时代填补了大众精神上的空白。


    我个人认为汪峰的考核赛有三大特点,是比较突出的。


    一、在汪峰的考核赛中,可以说选的每一首歌都是经典,像《stronger》、《当我想你的时候》《一块红布》。这几首歌都有非常深沉的情感内涵,能够引起听者的热血亢奋或者把读者带入人生沧桑回忆或者纯真想象,而这些东西恰恰都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


    二、汪峰考核赛中学员的着装和唱法都平正简洁。每一个学员的服装都很一般,没有奇装异服吸引眼球,也没有狂蹦乱跳带动气氛,朴素简洁仿佛邻家兄妹亲切而不失风度。每一首歌都没有改编的离谱来张扬个性,每一个学员的唱法都没有故意的炫技来博得掌声,他们都平和的从内心发出那带有强烈感情的声音,非常感人。平正中却能带出强烈的情感,简单的往往却是最能动人的。


    三、汪峰的音乐风格是摇滚。以前我对摇滚一无所知,以为蹦蹦跳跳扯着脖子大声喊就是摇滚,通过汪峰这次好声音我知道了摇滚是热血,是信仰,是斗志,是张扬更是不张扬,是心中永远不会失去的青春梦想。汪峰的摇滚让我对音乐和人生都有了不同的见解。我认为年轻人就得听摇滚,这要比那些唾沫口水无病呻吟的情歌有内涵有质感多了。我个人认为摇滚是能真正实现陶冶人性灵和情操的音乐形式。


    汪峰的魅力在于简洁。简洁的形式,简洁的演绎,可这恰恰是他最成功的地方。有时候简洁的东西更具有直穿人心的力量,他没有那么多的“附加值”,却让我们更懂得了什么叫做美。

我眼中的中国文化史上三个繁荣时期

 


                       (原创)我眼中的中国文化史上三个繁荣时期


       中国历史上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文化思想的繁荣和政治经济的繁荣成反比。我最喜欢中国历史上的三个时代:春秋战国,魏晋,民国。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群雄逐鹿,中华大地战争不断,生灵涂炭,每个君主都在为自己的私欲而战斗,因此出现了一批以出卖自己思想学说为职业,游说君王借以实现自己理想的“士”,此时是中国古典文化思想的萌芽时期,那时先贤创造的思想我们今天依然沿用,出现了儒、道、墨、法等多家并存的的现象,我们称之为“百家争鸣”。我把此时比作是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婴幼儿时期。       


        魏晋时期,名人狂士的思想异常激进活跃。这个时代文学开始自觉,书法、绘画、音乐都形成了独立的艺术审美形式(文章如《洛神赋》,书法如《兰亭集序》绘画如《女史箴图》音乐如《广陵散》),中国古典文化思想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原因是在经过秦汉的大一统后,读书人也过了一段听话的日子,可是他们经常被统治阶级打屁股、砍脑袋,因此到了魏晋时期,他们就变得叛逆,狂狷,反抗,不合作,这种现象被称为“魏晋风骨”。我把它此时比作是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青少年时期。        


       民国时期,这个时代封建统治的余风尚存,军阀割据,南讨北伐,城头变换大王旗,与此相呼应的是文化也处在新学和旧学之中。这一时期的古典文人处在新文化的打击之下却愈发显得狷狂自信,因此此时出现了一大批文化大师(如章太炎,黄侃,辜鸿铭,陈寅恪,刘文典),用陈丹青的话说就是他们特别有“民国范儿”,他们绽放出了传统文化没落之际最耀眼的光芒。我保守估计此三十年(1910–1940)出现的大师比此后三百年的总和还要多。我把此时比作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晚年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