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语文的江湖和门派与张玉新老师问答

就语文的江湖和门派与张玉新老师问答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士友,最好不提江湖!也不必说杂草!只说百花园中有一朵明丽的花,可好?

玉新老师好,同意你的说法。但愚以为语文是艺术,江湖有门派,是艺术必有门派。门派没有高低,江湖也不含贬义。门派不是隔膜,是为了把共同的价值观发扬光大,方能百家争鸣,丰富江湖。而理科很少有谈门派的,大概因为他们共同价值取向相当。

杂草,语文的江湖里从来不缺。但这十位名师绝对不是,我也没有资格说他们是杂草。相反自己倒更像杂草,杂草虽有杂草的美丽,但若春生秋死,明年复来,每年如此,其又如何?望明鉴。

江湖是有特定含义的,每当提起语文的江湖,给人感觉不爽。我无意评判十位之中有否杂草,但见仁见智,可有肯否,不必细较。门派更是江湖,且门派的尺子太富弹性。前阶段曾看到王栋生先生写《慎谈“苏派”》给人很多启发。

我之前看过此文,刚才细看一遍,每每折服于吴非老师的犀利观点和见解。读来有鲁迅的感觉,言别人之未言或不敢言,是民族教育的脊梁。

江湖若与庙堂相对,正是语文生命力之所在,似与吴非老师用意异曲同工。江湖若指各种行当的骗子,各学科中似乎语文老师最不幸。江湖若指绿林武侠,似乎几十年教改来语文学科最风起云涌,旧浪新波交替,各种盟会不断,时不时聚义研讨。

当然真正的大师一定是超越门派之上的,但几乎所有大师早年都有师承。门派尺度大不大无关紧要,关键是人要与时俱进有长远发展的眼光。门派不是聚集在一起打到谁,而是把共同的理念发扬到最大,如能传承百千年必是极品,如少林武当,如毁于瞬间,那只证明不合时宜。门派的师承不是誓死排斥他人,相反是在此门派中见识更多的东西,以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门派相对于个人,正如鲜花之于杂草。门派最大的作用在于规范,在于体系。如若进玄门正宗且能发扬光大,未尝不是美事。如若进歪门邪派,那另当别论。当然不论进哪一派,如不能有包容天下的气度,凌于浮云的眼光,终究凡夫。

玉新师和吴非老师一样,已达到一定境界,自然不为浮云遮望眼,慎谈门派,这是气度和修养的积淀。我赞同你的立场,我也表达我的观点。玉新师明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言而引出若许言……

附自己感想:

语文来源于江湖,或者说语文的生命力在江湖。喜欢 “江湖”,有一种野趣在里边。江湖给人一种清澈澄明的纯净,江湖给人一种放浪天地的自由。或者说江湖与庙堂相对,所有的“语文”几乎全来自江湖,庙堂之文早已束之于高阁,沦为蛀虫的食粮。而江湖之文却妇孺皆唱,流芳百世。屈原进了江湖才有了《离骚》,柳宗元进了江湖才有了《永州八记》,苏轼进了江湖才有了赤壁之佳作。江湖是语文的圣地,语文离了江湖将不复生命。现在的语文就是进了庙堂的供品,基本已沦为附庸,几近灭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