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素酒喜相逢—《高中经典篇目同课异构》编书感想

清茶素酒喜相逢

                              —–同课异构编书有感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江湖多盛事,机缘本天成。清茶伴素酒,与君喜相逢。

乙未年腊月,董师受出版社之邀,拟编一本高中经典篇目同课异构之书。于是董师向全国各位才俊发出英雄帖,余亦忝列其中,幸矣。更有邀请江湖四大门派导师,吉林张公玉新,陕西曹公公奇,云南任君玲,湖南吴公春来,且携门下弟子前来助阵,以期共襄盛举。
   
四位导师与董师早有交情,渊源十余载。据董师说是世纪之交的那次东师论剑上认识的。当时玉新师亦不过三十六七岁,但功夫却鬼神莫测,直入化境,围观之人无不叹服,而玉新师却自称“野狐禅”,谦逊如此,大家风范。
   
按下此曲,暂且不表,先说书之事宜。在四大门派和各位才俊接到英雄帖之后,董师委派大庆实验张兄学明借助现代通讯技术微信建群。这下不再囿于时空,无论五岳四渎,都天涯比邻,大家切磋功夫,交流思想,于今回想,受益匪浅。
   
感慨于四位导师没有门户之见,无私地带大家参观自家的“藏经阁”,晒自家武功秘笈于诸位才俊。秘笈皆是江湖中难得一见之珍品,品评推荐给诸位才俊,令余等感恩在心。尤其是现在江湖中各类秘笈良莠不齐,乱花迷眼。各位导师拨冗取精,为吾等修炼内功提供捷径,真幸事矣!
   
不仅如此,更有玉新师,公奇师,任玲师,春来师不时论剑于群中,观点争锋,思想碰撞,为求真理不避面红耳赤。这种切磋交流让我想起北丐与西毒华山大战,真可谓活久见。每当吾等沉醉其中时,董师总会提醒大家,快快偷艺,往心里记!每于此时,余等不禁附和叫好,玉新师总会说不要过分虛美,亦不要急于批评,要不卑不亢,敢于提出自己新见。这让我想起某位大师说过做学问就是大鱼带着小鱼游的过程。能在此江湖里游戏,真幸事矣!
   
经过一段时间交流预热,接下来分组训练。同课异构文章总计四十八篇,为尽善尽美,各位才俊依己之长而自选,四大导师据自己喜好而自挑,各尽其才,不亦乐乎。
   
余选篇目乃庄子《逍遥游》是也,属任玲师门下。吾师任玲,女中豪杰,文笔辛辣深刻,思维细腻缜密。早年曾与京城韩军,川蜀李镇西等人往来切磋,颇受好评。此次蒙其指点,备感荣幸。余初稿发去,任玲师当即回复。翌日,朱笔细批现于眼前,余叹为观止。任师教务繁重却批得如此不苟,惊叹之余更多感动。于是不敢怠慢,按任师指示,进行修改,终因才力有限,亦未能尽美。稿虽一次通过,然终抱愧任师。
   
今岁五月初,临近交稿,董师做最终考核。阅吾稿后,肯定之余,更提出课堂教学环节过于单调直白之建议。董师语余,课堂提问当变化灵活,切忌单调生硬,直问以达其意,曲问以尽其情,直曲结合,方为妙矣。余颇受启发,历经两次修改,勉强符合师意。董师之课堂品质追求与严格要求之态度可见一斑。
   
余与董师相识颇早,未踏入江湖时因仰慕前往拜访,蒙其厚爱,赐予其自编秘笈《董一菲讲语文》,后又专程赐余《仰望语文的星空》。初入江湖,全仗此二书以蒙混过关。以余之愚钝,竟也能偶有文章见于期刊,想来应感恩董师。

董师嘱余缀文于此,然力不能逮,无以覆全,更冀诸君华章放彩。历时五月,取经于群中,得名师指点,与诸才俊相遇,实乃生平幸事矣!故作文以记之。


附:此书今年7月将出版,望广大语文给予评点指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