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的两个问题

 

《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的两个问题

        黑龙江省伊春市第一中学     刘士友

一、      三个虚词讲解

1、夫。

夫,用在开头表示引发作者的议论。作者开头从空间时间两个角度来议论。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写出了自身的渺小与短暂;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写出了时间流逝之快。这一开头气势磅礴发人深思,直接追问宇宙人生的本质。正因为一短一快,所以才看出了生命的悲哀,故应 “珍爱生命、及时行乐”,要宴饮。

2、而

而、在这应译成而且,表示递进的关系。作者在进一步寻求宴饮的理由。一是人生如梦,去日苦多。二是古人早已有此做法,而且确有原因。

3、况

况,在这译成况且,表示让步关系。就是退一步说,即便没有前边的两个原因,光凭这一个原因就应宴饮。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这两个句子都是拟人句,生动形象的写出了春的明媚多姿,看出阳春的多情,大块的有情。怎可辜负如此动人美景,故应宴饮。

三个虚词的接连使用,不仅是语义上的连贯,结构上的紧凑,更可看出作者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值得我们学习。三个虚词层层铺叙,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不是压迫,而是一种叹服。读到此处,怎不令人击节称赞!

二、飞羽觞而醉月新解

“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教参上的理解是省略句,坐于花,醉于月。只是单纯的在花下坐,在月下醉。李白与万物之间是孤立的。故笔者认为不若理解成使动用法更好,使花坐,使月醉。摆开丰盛的筵席使花来坐下同饮,推杯换盏之间使月同醉。如此一来,可以看出李白的高兴和与万物通为一体的旷达洒脱,因为万物同人一样都是短暂的,何不邀他们共同欢乐宴饮,这样更能体现出李白对宇宙万物的一种大悲悯,大境界。尤其是月亮,这是李白的老朋友了,他怎么可能只自己饮酒而让月亮旁观,邀约共饮同醉才符合李白的性格。此外,使月亮醉显得更有诗意。因为月亮是无生命的,无所谓醉于不醉。月亮之所以醉,这是源于主体对客体的一种情感关照,月亮染上了人的情感色彩。这样拟人的手法可以从侧面看出月下的李白一定也是醉了的,因为醉眼朦胧中才有月的微醉朦胧。这样李白就与月亮不再是彼此孤立的,而变成了和谐统一的。整篇文章中体现出来的意境就更加圆融通畅。这样就更加深化了开头深邃的议论,让读者会不自觉的为生命欢饮鼓舞。

发表评论